• <mark id="61hsg"><code id="61hsg"></code></mark>
  • <output id="61hsg"><nobr id="61hsg"></nobr></output>

    <ins id="61hsg"></ins>

      <tr id="61hsg"></tr>

        1. <sup id="61hsg"><track id="61hsg"></track></sup>
        2. <noscript id="61hsg"><nobr id="61hsg"><option id="61hsg"></option></nobr></noscript>
          行業新聞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YKK鈕扣解讀騰訊和京東能否扭轉唯品匯的困局

          來源:??????2020/6/5 8:25:36??????點擊:

          YKK鈕扣 行業新聞】

          本月初,618大戰就拉開了大幕,似乎哪家平臺不說自己給出了上億元的補貼”都不好意思說在搞活動。


          盡管這些所謂的補貼”面前,不乏提前調價、復雜的滿減等套路,但電商平臺的競爭白熱化、陣營對壘是越來越明顯。


          這其中,連以往悶聲發大財的唯品會,今年也加入了混戰。


          唯品會應該說在電商平臺中還是頗為獨特,YKK拉鏈上市8年,有人說它神股,也有人憤憤不平稱其為“妖股”


          01


          5月底,唯品會披露了其未經審計的財報,2020財年第一財季其營收187.9億元,同比下滑11.7%高于此前管理層給出的指引區間上限181億元;GMV為289億人民幣;毛利潤36億元(去年同期該數據為44億人民幣)同比下滑18%


          歸屬于股東的凈利潤方面,有說跌了20%左右,有說漲了20%左右。其實主要是看的角度不同。


          1


          財報披露,一季度依照通用會計準則,唯品會歸屬于股東凈利潤為6.848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21%;較上一季度的14.1億元下降52%


          而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其同期歸屬股東凈利潤為9.86億元,同比增長20.8%


          粗略一看,似乎數據表示都還不錯。尤其是盈利方面,唯品會相比某些還在瘋狂燒錢搶市場的電商平臺來說,自上市以來,已連續30個季度盈利。


          今年的黑天鵝影響之下,唯品會的壓力也不小,否則也不會一改佛系作風,搞起了億元補貼”年中特賣節。


          02


          單從最近一年的股價走勢來看,唯品會是穩步上升,贊賞的聲音不少,嚷著要入坑的人也不少。


          但如果你2014-2015年買入唯品會的股票,且沒能順利出逃的人,恐怕看法就完全不同了終究腰斬之痛,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而至今唯品會的股價不到彼時最高點的三分之二。


          唯品會于2008年在廣州創建。開創人沈亞和洪曉波,原本曾經就是生意上的黃金搭檔,做手機配件外銷合作了近10年,2007年因美次貸危機顯現,兩人見好就收。


          爾后,洪曉波發現了國外正品折扣網站深受女性消費者喜愛,再度與老搭檔沈亞合作,想要將國外成功的商業復制到國內。于是便有了唯品會“一家專門做特賣的網站”


          短短4年,唯品會于2012年3月在美紐交所成功上市,成為我國華南地區第一家在紐交所上市的電子商務公司。


          上市之后,唯品會擴張的步伐加劇,2014年2月投資1.125億美元,戰略入股著名主持人李靜創辦的樂蜂網,拿下了其75%股份。同時,投資5580萬美元,拿下了樂蜂網母公司東方風行集團23%股份。


          2015年,唯品會又成立了互聯網金融事業部,搞起了消費信貸服務“唯品花”


          如今的唯品會,已成為涵蓋服飾穿戴、美妝、母嬰、居家等全品類的特賣網站。


          資本市場的嚴酷,有時候并不在于你做錯了什么,而僅僅是不及預期,讓投資者“失望”而已。


          唯品會從被抬上神壇到跌落,就正是這一過程的出現。


          03


          唯品會上市后,從大手筆自建物流倉儲體系到假貨等問題,一直隨同著質疑聲。


          然而,每次唯品會都以漂亮的業績給出回應,股價也是一路走高。


          上市兩年后,2014年,據財報披露, YCC拉鏈唯品會全年總凈營收為37.7億美元,同比增長122.4%;活躍用戶數2360萬人,同比大增150.4%;訂單總數1073萬份,同比增長118.3%


          唯品會的封神之路似乎勢不可擋,戲劇化的幾個月后就翻車了


          2015年4月,唯品會走上巔峰,股價達到歷史最高點30.72美元/股,市值為178.79億美元。


          2015年一季度,唯品會的營收增速開始趨緩,首次下滑到100%以下,二三季度更是加速下滑。


          同年11月13日,唯品會發布業績預警,營收比預計年增長下降了10%當天股價應聲下跌,跌幅高達27%同年底,唯品會的股價相比4月最高點腰斬,市值縮水更是超一半。


          究其原因,唯品會的營收增速并不慢,2015年營收同比增長74%京東同年營收同比增長78%阿里同年營收同比增長45%


          但唯品會此前被推上神壇,營收增長不及市場預期,且連著三個季度超市場預期下滑;同時毛利提升難度大,繼續幾個季度在25%左右;日活用戶增速也大幅下挫,獲客成本上升…


          這些算不上大錯,應該說是高速發展之后進入相對平穩增長的正常階段,但奈何市場預期太高,失望也就倍加明顯。


          同年9月,電商平臺的破局者拼多多成立。


          2017年底,唯品會選擇了站隊騰訊系,與騰訊、京東達成戰略合作關系,獲得兩位大佬8.63億美元入股。


          這一選擇應該說相當明智。自2015年從股價高點滑落,2018年,唯品會股價跌去了49%騰訊和京東則是上演了真愛大戲:力挺唯品會。


          04


          2017年-2019年,唯品會獲得了騰訊、京東的重金投資和導流。唯品會不僅在京東開通了旗艦店,還獲得了微信的引流。截止2019年底,騰訊和京東對唯品的持股比例分別為9.6%和7.6%


          然而,資本市場似乎卻難以如過去一般溺愛唯品會了


          唯品會的壓力也依然不小。


          一是自建物流體系,曾經是唯品會引以為傲的給同行建的壁壘”成為了不得不砍掉的雞肋”


          早在2010-2011年,唯品會就大手筆先后投入7000萬美元和5000萬美元,用于搞物流。對自建物流和金融板塊的繼續投入,非但沒有形成唯品會理想的三駕馬車”這兩者卻是擠壓了其凈利潤空間。2018年年中戰略會上,唯品會宣布回歸“特賣”戰略。


          2019年四季度,唯品會終止了自家的物流體系品駿快遞配送業務,以降低成本。有意思的并沒有與股東之一的京東物流合作,而是選擇了牽手順豐。


          不過唯品會滿88元包郵,似乎在電商平臺并不具有競爭力,高于京東包郵的金額,更不用說面對不按常理出牌的拼多多。


          二是即便有騰訊和京東的流量扶持,但營收增幅下滑趨勢難擋。


          2016年—2019年,唯品會的營收增長,同比增幅分別為:40.76%28.84%15.93%和10.02%


          這也怪不得唯品會,行業競爭加劇,流量更多是存量的爭奪。


          唯品會的模式并沒有太多門檻,如今阿里、京東、拼多多等都在搞品牌特賣。


          拼多多開創人黃崢曾在采訪中說:騰訊有千千萬萬個兒子”支持唯品會的騰訊同樣支持拼多多。


          而在微信的錢包頁面,唯品會排在京東、拼多多及蘑菇街女裝之后。有流量支持,但并非偏愛。


          今年特殊時期,大家都宅在家里,但唯品會一季報披露,其活躍用戶卻同比下降了約10萬人;GMV為289億元,同比下降14.5%其CEO沈亞表示對今年下半年滿懷信心,但公司也將積極嘗試在短視頻平臺直播賣貨。


          三是客單價下滑。


          財報披露,今年一季度,唯品會客單價為237元,2019年四季度該數據為273元,環比下滑13%同比下滑18%


          唯品會的解釋是一季度受黑天鵝影響,消費者選擇從高客單價的商品轉為了低客單價的規范商品;以及包郵金額從原來的由288元降低為了88元。


          其實不難理解,當年輕人們都從超前消費轉為存錢光榮的時候,品牌消費的非剛性需求,最容易先被減少或砍掉的


          此外,唯品會也有著電商平臺的某些通病,比如假貨的負面隔段時間又會出現。


          對于未來,唯品會還是很有信心,預計二季度營收能恢復到疫情前水平。


          但愿如此。

          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